您的位置 : 首页> 青芒

更新时间:2020-02-14 19:48:06

青芒 已完结

青芒

作者:佚名分类:都市

赵青中学的时候,是个标准的问题少女。 本来就没有学习天赋,又不刻苦认真,考试成绩每每都是垫底的那几个。展开

青芒_精彩章节试读:

      第23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在旁看戏,等着孔达明质问江墨,让她好从中八卦一下江墨的感情生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过孔达明只是看了看她和江墨,并没有说出替吕小茵抱不平的话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一沉默,气氛就有些僵滞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几个球友面面相觑,然后一个球友突然拍掌吆喝道,“好了,准备上场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下,尴尬一扫而逝,众人情绪高涨起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孔达明看了眼赵青捧着的衣服,然后搭住江墨的肩,“走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江墨神情自若,往篮球场走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的表现也很自然。她翻出包包里的近视框镜,戴上后找了个有树荫的地方站定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前天s市有台风登陆,天气凉快不少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篮球赛是五五对战,还有两个球友在场下当替补。除此之外,她是唯一的女性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孔达明应该是神经搭错了,硬逼着她来当啦啦队。她会为他加油就奇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开场后不久,旁边的替补球员甲笑问,“赵小姐看得懂篮球吧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当然。”赵青注视着场上的身影。大二时,她的选修课就是篮球,那个学期她玩得比较多,后来考试完了,就懒散下来。托篮球的福,她在那学期长高了两公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球员甲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道蓝色的身影格外亮眼,无论是球技还是长相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球员甲不禁赞叹说,“江墨超厉害的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弯起笑,她今天算是圆了初恋的一个梦。终于看到奔跑中的江墨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的动作流畅,投篮命中很高。虽然和少年时候有着很大的区别,不过也挺养眼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站了一会儿,想找个地方坐。附近没有设休息椅,于是她干脆把江墨的衣服铺在草地上,一屁/股坐了上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套名牌服饰,算是彻底完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替补球员甲瞄了下那衣服,最终没说什么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虽然是阴天,可是在室外待久了,还是有些热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用半冰的矿泉水瓶贴向自己的脸,醒神兼降温。如果不是场上有江墨那样级别的帅哥,她早就甩头回书店叹空调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说到底,还是男色当前,其余次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世上帅哥有不少。可她活过三十一年,只对一个上过心。由此可见,他的长相是她最喜欢的。当然,曾经他那清冷的气质,她也是极为欣赏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过,她在青春期用力过猛,一下子把热情挥霍光了,导致现在爱无能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中场休息时,一群男人往树荫走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没有动,只是视线不再集中于某个身影上,而是换成四处游荡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江墨逆着光,她瞧不真切他的表情,自然不晓得当他看到她屁/股下的衣服时,是怎样的反应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迈着步子走到她身旁,顺带抽走了贴在她脸颊的矿泉水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江墨出了很多汗,但却没有熏臭的味道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而当某个球友靠近时,赵青皱了下鼻子,暗自屏气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高一的时候,蒋芙莉不知道打哪听来一句话,“男人的狐臭可以治疗女人的痛经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个时期,蒋芙莉和赵青都有痛经的困扰,还讨论过怎么利用狐臭来治疗。后来她俩认真想了想,也许痛经还没治好,人已经被熏死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今那球友的味道袭来,赵青很难再保持面上的镇定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托着下巴,将脸转向另一侧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另一边的篮球场,有几个青年在玩球。其中一个看着很高大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推了推眼镜,半眯起眼,想看看那个青年的长相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然后,半瓶矿泉水挡住了她的视线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仰起头,望向江墨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前额因为汗水而呈现半湿的状态,头发搭下来隐隐有着少年时的样子,加上他背后绿荫的光影,硬是将他衬得五光十色,倾国倾城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一刻,赵青心中冒出四个字:男色祸水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江墨在她的右边坐下,正正挡住了一侧的篮球场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见不到那高大的青年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低头看看自己垫着的衣服,思考着是不是该挪开一下,毕竟是当着衣服所有者的面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但江墨脸色如常,并未斥责她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所以她就不多虑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孔达明在和球友激烈讨论刚刚的战况,说得口沫横飞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说实话,这场球赛究竟比分如何,赵青并没留意。她只记得,江墨所在的那方赢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而孔达明貌似不和江墨一个队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很是幸灾乐祸孔达明的落败。她甚至期待孔达明和江墨之间来点什么仇恨的火花,好让她今天没有白来一趟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可是,她低估了这哥俩好的程度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孔达明见到江墨和赵青挨着坐,神色闪过一丝复杂,嘴上却没有对此发表意见。他花了一两分钟调整情绪,然后随意地坐到江墨对面,开始聊比赛的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谈话间,表现得还挺愉快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江墨不多话,偶尔应几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百无聊赖。比起这场球赛,其实她更好奇江墨曾经那些红颜知己的近况。不知她们认清这禽兽的真面目没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就江墨的属性来说,应该孤独一生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热不热?”赵青在神游的时候,突然脸颊被冻了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瓶水已经不是很冰,但和脸上的温度还是很有差距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转头看向江墨,“很热。”后半句是:我想回去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不知打哪儿拿出一把广告扇,给她扇了两下,“比赛很快就完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几乎打了个冷颤。她连忙抢过扇子,自己迅速扇了扇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对面孔达明面露异色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别说孔达明,就连赵青自己都觉得事态很诡异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江墨是何许人也,一个前程似锦的美男子,竟然沦落到去相亲。而且相的还是她这种德智体不曾全面发展的大龄女。最神奇的是,他没了鄙夷的态度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回想起以往和他的见面,真是天壤之别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真是一个谜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就不知道揭开这个谜的过程好不好玩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比赛的结果,没有意外,江墨那方胜利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输的队伍齐声吆喝着:“请客,请客,请客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问题。”一个球员爽朗地答应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于是众人鼓掌欢呼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看着他们一堆男的气氛这么热烈,觉得自己的性别在这一刻格格不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站了起来,拍拍自己大腿后侧,然后拿起江墨的衣服,抖了抖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空气中扬起阵阵草屑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笑容灿烂,面朝江墨,“你要把衣服换回去吗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不回答,也没有接过衣服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只好拎回手里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孔达明咧着嘴朝她笑,“赵青,你也一起来吧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假笑了下,推辞说,“我一会儿还有事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一会儿也有事。”江墨把半瓶水灌完,插话道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由于比赛前江墨和赵青的互动,球友们都了然这对男女一起有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但是孔达明就纳闷了,“你俩怎么这么巧都有事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球员甲用手肘撞了下孔达明,暗示让他识趣点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江墨扫过去一记眼光,“巧合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孔达明掩饰性咳了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对对,巧合。”赵青在旁笑着附和。她暗想,可真是巧合才好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江墨好意说着顺路,搭她一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巧笑倩兮,“不用麻烦了,我就在附近活动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附近哪儿?”他定定看着她,琉璃眸色在细碎的阳光下,美得剔透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还是挂着一副笑脸,瞎掰了临近的某街道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江墨的笑容浅得跟没笑似的,“我送你过去吧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孔达明又扯着嗓子嚷嚷道,“巧合啊。”话音里有些诡异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沉默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江墨只是重复说,“走吧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去的地方很近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走吧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看他的架势,就是要和她磕上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心里不屑他的作风,面上则笑容未变,“那就有劳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发现,孔达明此时的神色很值得深究。可惜江墨没有给她深究的时间,他向孔达明说了句,“我们走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保持低调,回头向众球友微微点头,显得非常有礼貌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从球场往停车场,还有一段距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趁机找理由,“我去的地方和你停车的地方反方向,要不我自己——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话都没完,江墨截断道,“我去把车开过来,你在这等着就行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说这话时,表情并不生动,显得欠缺诚意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把头转向外侧,扁了嘴。她就不信,他看不出她的不乐意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正回脸色,再度面对江墨时,已经是笑容可掬,“那就谢谢江先生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江墨眼里似乎有讥嘲一闪而过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眨眨眼,她觉得自己应该没有看错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对嘛,这才符合常理。如果他现在喜欢上了她,那她才要崩溃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青芒_猜你喜欢

  1. 现代言情
  2. 星际科幻
  3. 穿越重生
  4. 科幻末世

青芒评论

还可以输入 200


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回复书名:青芒 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