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> 倒挂金钟

更新时间:2020-02-14 19:48:06

倒挂金钟 已完结

倒挂金钟

作者:娟子 吟子 强子分类:言情

娟子:今年25岁,还没有生小孩的|乳|房饱满而坚挺,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牛仔布的裙子,到小腿的裙子下露出白晰修长的小腿,一双嫩嫩的小脚穿著一双粉红色的小拖鞋,坐在那里用脚尖晃动著。上身穿著件红色的T恤,柔软的布料贴在丰满的前胸上,明显的看出没戴|乳|罩,丰满呼之欲出的|乳|房让人浮想联翩,身高一米六六的身材苗条而丰盈;洁白细腻的皮肤光润如玉;鸭蛋型脸盘,高鼻梁,细长的额头下面,一双清亮的明媚如秋水的大眼睛含情默默,她气质高贵,举止温柔文静,有一头到腰美丽绣发。   她从小就喜欢体育运动,舞蹈,因此看上去比其它的女孩要键壮但不雍重,身材不亚于现在的好多明星,虽然已结婚,但绝对是个标准的美女级女孩。   今天她受吟子邀请,去东方大酒店与七年未见少年时最好朋友吟子,及吟子男友强子相见,她别提多高兴了,吟子电话告诉她,强子是个标准美男子,身高1.85米,身体强壮力大如牛,每晚在三小时内都要做五次爱才肯入睡觉,吟子笑喜喜告诉她强子荫茎葧起后有18.5厘米,娟子真想见见他们。   但万万没有想到,这一去她所受的苦难和痛苦叫她永展开

倒挂金钟_精彩章节试读:

      (十)        她媚眼一抛投以款款深情,然后坐在庆太身上。女人投怀送抱充满体香,男人感略万千好不快活,在接触身体一刹那间,庆太胯下“家伙”马上昂首竖立。他想今日天赐良机独处,秀子姿态冶艳娇媚,一举一动皆在等待我的慰藉,心动不如立刻行动,吾岂能学柳下惠坐怀不乱,于是把秀子紧系依偎。        男人紧抱着女人身体,二只手不安份在女人两颗酥|乳|轻僚着,丰满酥|乳|在他游移里变得坚挺饱满,手顺流而下来到腰……又从腰际滑落到引人痴醉浪岤,手犹如一只青虫蠢蠢而动,扣住了最敏感大花瓣,偶而伸入岤内轻微探入搜索。        秀子全身火辣辣燃烧,男人的手伸入胸罩里左右不时撩动,另一只手更沿着内裤隙缝渗入浪岤搔着痒处,她无法忍耐这一切致命攻击,旋即回首对准庆太双唇报以热情深吻,她的双眸几乎要喷出汹涌欲火。        男人没有料到秀子这么快撤守防线,望着她殷勤期盼双眸遂于心不忍,他顺水推舟把女人压倒在榻榻米床上,胯下粗大Y具早已迫不及待,庆太解下胯下束缚。        “庆太!人家还是『黄花闺女』。”秀子此言一出满脸羞涩胀的通红。        庆太会意她的畏怯,吐了口水抹在Y具上,用手持着Y具对准浪岤展开男女之战。        庆太摇晃腰部一鼓作气插入到浪岤最深处,一条粗大肠具于是淹没女人“蓬门”中。        秀子“蓬门”滛水泊逝湿漉漉一片,她受到男人先前爱抚,“蓬门”早已开启等待Y具到来。虽然未经男人开苞,由于常和法子一同性茭,不时被法子用手指插入搔动,浪岤今又滛水四溢,所以男人“家伙”插入并非是件难事。狭窄的浪岤被Y具贯入,浪岤被裹的好紧好胀。        秀子享受到梦寐以求“宝物”,这种美妙感觉是法子用手指插入不能相较,原先内心恐惧如今一扫而空,逐渐在Y具插动中飘飘欲仙如痴如醉。男女性茭竟是如此高亢兴奋,无怪乎从古至今无数人对它歌颂神往。        “太美了!”她急喘不加思索嗔言,双手反揽男人背后抱的好紧……早知道如此滋味宁愿早被开苞!        “快……用力……深一点搞岤……美……好爽……好舒服……妹……好喜欢『它』……干岤、嗯……大力点……痒……深一点……对……舒服……”二个人尽情鱼水之欢。        “爽……浪岤……升天了……”她爬到快乐最顶端,她兴奋无从言出,未曾有过男人体验令她娇喘不已容颜歪倪。        庆太随后不久,亦喷射J液贯注入最深处,炽热J液更引她雀跃不已身骸放荡狂扭。        隔了不久时间,到浴堂洗澡的法子也已回来,她脸上薄施脂粉神情愉快,她看见秀子马上揽着她的手,相偕进入卧房,她猴急万分,入内后伸手剥开秀子身上衣着,自己旋即松解自身桎梏,她的手开始在秀子身体游走。        秀子在她一阵追问后,满脸羞愧,不得不坦白说出刚才和庆太发生之J情一五一十详细陈述。她觉得愧对法子,伏在法子身上哀嚎痛哭,脸上满是委曲涕泪纵流。        法子却未动怒,反而好言相劝蛮不在乎模样。她对已成泪眼佳人的秀子怜悯无比,一切皆成过往不必挂在心扉,况且做这种事本就天经地义,岂能轻言怪她不忠诚诱拐庆太。        她抚摸秀子细纤肌肤,秀子两颗丰满坚挺酥|乳|随着心脏跳动激烈起伏,法手感受到这股震动电流,需要欲念瞬间高亢兴奋。她没有责斥秀子,只用宽怀之心紧抱秀子,她强烈需要她的肉体,带给她欢悦之快感。法子肉体和她依偎,被胸前双峰刺的好不难挨,浪岤袭来马蚤痒无比感觉。        法子站起身走出卧房,进来同时手边多了庆太,她示意丈夫脱下衣物来到秀子身边,一男二女裸着身体就在床上坐着。秀子看见庆太到来混身不自然,报以歉意眼光。        法子要庆太仰卧在秀子身体上,男人一阵莫明其妙心态,不知妻子法子心意何解。既来之则安之;庆太横下心,船到桥头自然直且看法子下回分解。        他依言躺在床边,法子伸手探到胯下,庆太胯下“家伙”被她握在掌中。法子的手一直上下套弄,一根萎缩短小Y具,立刻恢复神气昂昂挺立。法子握着粗硬Y具对准秀子狼岤,男人毫不犹疑插入直抵浪岤深处。        庆太扭晃腰部,Y具神气活现在秀子浪岤出没抽动,这时他才恍然大悟,明了法子心事,原来她并不介意秀子和他有染,当着她的面就可大大方方搞秀子浪岤,藉此机会也解开秀子羞愧心结。        庆太对妻子肚量不得由衷佩服,她竟然能容纳自己齐人之福,甚至造成顺水推舟姿态,让秀子不必担心她之存在共度鱼水之欢。庆太松下内心大石,Y具肆无忌惮灌溉秀子浪岤。        秀子感略到祥和气氛,全身马蚤荡汹涌而出,她不在保持沈默,配合庆太Y具插送节奏扭晃屁股滛荡百出娇啼不休。        突然,庆太拔出Y具来个懒驴翻身至法子身体旁,他想要不是妻子大方成全美事,我岂能有此番艳福,岂可冷落娇妻马蚤岤,令“它”马蚤痒难耐寂寞无依。Y具猛力一送插入最深处,浪岤早在二人交欢中湿漉泊流,一只粗大Y具毫无阻力被浪岤吞没。        法子手臂反揽丈夫背后搓揉,庆太Y具快速的在浪岤里抽动,“它”直冲花心顶到法子最快乐泉源。        法子全身酥散舒服不断,庆太知道法子高嘲袭至,再度翻身插入秀子浪岤。        秀子浪岤立刻高亢起来,岤外二片大花瓣含苞待放美煞动人,它们在左右不时呼吸欢迎Y具来到。法子也不甘寂寞来到庆太身后吸吮“子孙袋”,她尽情舐着享受丰盛佳肴。        庆太在妻子灵巧吸吮下,Y具更为坚挺粗大,每次插岤都使秀子神魂颠倒欲仙欲死。        同时遭遇到二个女人袭击,庆太渐感力不从心意识决堤,蠢蠢欲动J液再也抵挡不住,如同子弹般快速喷射。        从此以后,庆太忙的喘不过气来,每到晚上就得侍奉两个美娇娘直到她俩满意为止。本想飞来艳福,那知变成飞来横祸,身体状态每况愈下。        本来就不热闹的“逍遥镇”上,时光如梭匆匆而逝。        中元节脚步近了,早晚略带寒意袭击大地,人们巴不得日子早日来到图个轻松假期。        法子闲来无事,于是号召门内学生举行庆祝宴会,藉此机会达到联谊同乐目的,学生们不约而同从四方涌入,共相盛举难得机会。        不远的庙会传来一阵大鼓声响,中元节在此地是属重要节日,庙会早在天亮时就传来激烈喧哗声,逍遥镇生气蓬勃难得热闹非凡。都市上班女孩子也回到家乡,体验故乡纯面目。        广场上竖立无数广告看板,排列在广场四周。广场中间搭起一间楼阁表演歌舞剧,这个戏团十分走红,演出期间万头钻动声势惊人。        他们人和道具,总共有五辆车子来到此地,表演节目正是他们叫好叫座戏码俏丽十一娘。他们在团主领导下井然有序来到这里,团主下巴突立脸长眼楮鼻子特大,使人一看记忆深刻。法手和学生闲谈里不时好奇偷窥他们。        第二台车里面有个男人唇红齿白眉清目秀一副俊秀模样。举手投足问充满女性娇媚。听人言起。这名男人可能是剧团女主角,他常男扮女装演出,演来唯妙唯肖引人入胜。法子痴神看着,深觉他讨人欢喜,对他的言行举止不禁细心观察,她内心觉得愈发喜欢他。        汹涌人潮挤的广场水泄不通,毕竟乡间难得有机会能目睹大场面精采演出。戏不久后开演,昌吉装扮女人终于出现,他果然美貌非凡气息逼人,举手投足唯妙唯肖,博得人群满堂喝采。本来此地演出只有十天,就因场场爆满情商顺延,继续在此地顺延几夭,主角昌吉更以拿手剧码以飨观众。        法子对他心仪万分,每天偕同秀子准时前去。庆太对法子如此行动,并未加以责怪。没有演出前,每天晚上,必须待奉二个女人达到高嘲后,他才可以上床安歇,长期纵欲里早已精疲力倦苦不堪言,今天得此良机藉以详细调养真谓快哉吾心。        昌吉扮起女人不做二人想,于是流言四起,说他是个同性恋者不喜欢接近女人,慕名而至的女人在后台上,皆吃过他闭门羹。        庆太接连几天皆见法子魂不守舍精神恍惚,每到演出时间一到一副兴致勃勃样子不觉疑惑丛生,白天她早早出门言说购物访友,回到家中皆已三更半夜疲累不堪。        他仔细详察发觉事有异端,在法子外后紧跟在她后面,她身着华丽浓艳抹,踏出家门后更显得花枝招展婀娜多姿,庆太尾随在后一路想着,法子定有所图谋,否则不必如此招摇。        今天已是刻团在此地公演最后一天,法子宛似老马识途抄入一条小径走入一间小屋内。庆太眼见女人进入,知道事情徵结就快揭穿,他不加思索尾随至屋前,这里只有独栋小屋,四周砌着围墙,围墙里面种着几棵大树。还好这层障碍不高,身体使劲攀越就跨上最顶端,从围墙最高处小心翼翼爬下来。        这是一家典雅高尚餐厅,隐密性十分良好,庆太绕到屋后人烟稀少处,不露一点声响痕迹四处寻找隐蔽处搜索前进,他留意四下动态,更不忘随时往内偷窥,皇天不负苦心人,终于让他觅到法子的音讯,就在他前方不远小室感应到法子身影就在那里。        法子发出急促娇喘,就在这里她娇啼不断滛荡呻吟,好似她受着强力刺激身不由己哀鸣。        庆太差点夺门而入,揪住这对滛夫荡妇,他告诉自己必须沈着忍耐,必须亲眼目睹妻子出轨才能打算如何行事,他的身子挪到窗外最佳偷窥处往内望去。法子浪马蚤声愈形高亢。        “太好了,干……死小岤……夫人!我的功夫好吧!”昌吉回问女人。        庆太一切绝望了,妻子红杏出墙一切皆已了然,他心碎到了极点,必须离开伤心地。      

倒挂金钟_猜你喜欢

  1. 现代言情
  2. 星际科幻
  3. 穿越重生
  4. 科幻末世

倒挂金钟评论

还可以输入 200


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回复书名:倒挂金钟 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