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> 情为何物

更新时间:2020-02-14 19:48:06

情为何物 已完结

情为何物

作者:王颖莉 小雄分类:总裁

银安大厦的顶楼,临近街道这一面那个宽大的办公室中,一个身着米灰色职业套裙的中年女子坐在玻璃窗前,一双明若秋水的双眸正向楼下观望。从大楼中走出一个少年,那少年经直上了公共汽车。 中年女子看到公汽消失在视线中,嘴角挂着一丝微笑,低声说:“这小鳖犊子越来越会玩了!” 她将扔在地上的肉色丝袜拾了起来,来开办公桌的抽屉放了进去,并拿出一副没有开封的丝袜。 她一边穿丝袜,一边回味刚才那销魂的场面。 这个中年女子叫王颖莉,今年三十八岁,是银安集团的老总。 银安集团是她的丈夫李银安于1980年创建的,经过多年的努力,银安集团成为本市的龙头老大,在全省排名第三。 1985年,李银安的妻子胃癌住院,当时颖莉是个刚毕业的护士,正好她照顾李夫人。转年即1986年李夫人病情恶化去世,给李银安留下了两个女儿。 1986年8月份,李银安向年仅十九岁的颖莉求婚。同年十月颖莉嫁给了他。87年冬天颖莉生下了李力雄,夫妻俩对这个儿子视若掌上明珠,那年李银安已经四十岁。 两年前李银安的集团面临一场财务危机,四处跑贷款。一个深夜从沈阳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,命虽然捡回了,但是却成为植物人,颖莉将丈夫从医院接回家中,雇了一个保姆照顾他,而颖莉依然辞去了已经是护士长的医院工作,接手了银安集团。 为了能带到款挽救企业,她义无反顾的到省里找到人民银行行长,陪他到欧洲玩了一个星期,贷来了八千万,使银安摆脱困境,半年时间就重新振兴起来。 颖莉美的无法形容,举手投足,如诗如画,一频一笑,沌然天成,老天爷实在太眷顾她了,除了给她一张美艳如仙几无瑕玼的脸孔,又赋与她一身冰肌玉肤及魔鬼般的身材丰满的双峰,纤细的柳腰,浑圆的臀,在配上一双毫无赘肉的腿,还有一对洁白滑嫩的美足。 她和儿子小雄的乱囵开始于三个月前。展开

情为何物_精彩章节试读:

       4.警察大姐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连一个星期美娟对颖莉和小雄都是敷衍,这让颖莉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想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关玮也到颖莉家里来上班了,她无路可走,只有认命了,谁叫自己走错了路。好在她以前照顾过床上吃床上拉的婆婆,有些经验,在加上颖莉的指点,很快的就能对照顾李银安和作家务熟练起来,就是做的饭菜不好,颖莉又专门雇用了一个下岗女工每天来给做一顿晚餐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颖莉将自己怀疑告诉了小雄,小雄吃了一惊,不知道该咋办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颖莉说:“我想了好几天,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你大姐拖下水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是说……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错,把她C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可是,大姐是个警察啊,她很正经的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难道妈妈不正经?女人滛荡不滛荡外表很难看出的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怎么做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一切我来安排,你就等着C你大姐那个鲜嫩的小1B1吧。不过到时候可别不要妈妈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会的,妈妈。”小雄搂住妈妈的腰,鸡笆又开始了进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颖莉紧闭双眼,双腿盘在儿子后腰上,下体向上挺动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美娟长的相当漂亮,身材一级棒。一米七四的个,四肢修长,三围比例也很标准。一张瓜子脸,五官清秀,皮肤白净光滑,穿上警服真是说不出的清纯劲,是市局很出名的警花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从上大学起美娟就不乏追求者,到了公安局更是如此,局里的小伙子们没追过她的还真不好找,但她条件太过出色,对追求者们从来也不松口,慢慢地追求她的小伙子们也就都知难而退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一直要求到刑警队去工作,她不喜欢做办公室,她喜欢刑警的那份忙碌和刺激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功夫不负有心人,今天局里终于批准她到振安分局刑警队去了,科室的同事在酒店给她送行,人多一起哄就多喝了几杯,当同事把她送回家时候已经醉的稀里糊涂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本来颖莉已经准备好了药,见到她醉得这么厉害,药也就用不上了,她把美娟扶进了小雄的房间,说:“儿子,今晚你就C了她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明天大姐醒来咋办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明天的事我来处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雄摩拳擦掌的解开大姐的警服衣扣,玲珑有致的丰满肉体凹凸如同山峦起伏,秀丽的脸蛋安详的如同天使,微微翘起的嘴角让人一看就知道她正在做美梦,娇小的天足侧叠在一起,如同白玉雕成的一般,安放在胸前的手臂把饱满高耸的|乳|房遮挡了一半,但露在外面的一半随着呼吸的起伏更是令人心惊动魄。想到这具包裹在警服里的美妙肉体将让自己随心所欲,小雄就心跳不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颖莉看小雄给美娟脱衣服的手在颤抖,她咯咯一笑,坐在了床边说:“你个小色鬼,有色心没色胆。”伸出手去解开美娟的裤带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妈妈帮助下,很快的将大姐扒的一丝不挂。大姐光滑洁白的肉体让小雄十分兴奋。就连颖莉都忍不住贪婪的咽了口唾液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绝美的身材啊!|乳|房高耸,|乳|沟深深,平泽的小腹,荫毛稀疏夹杂几根淡黄铯,小雄吸了口气说:“这么美妙的肉体就要被我享受了,好激动啊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附下身体在大姐的红唇上吻了起来,双手按住她的|乳|房揉搓着。颖莉为小雄脱下短裤和内裤,也脱去他的T恤,在儿子屁股上亲了一口说:“便宜你了!也不知道你大姐是不是C女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雄的舌头从大姐脸上滑行到了脖子上,向下过肩头,脸埋在大姐|乳|房间深深吸口气,那甜美的|乳|香令他亢奋,鸡笆葧起坚挺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儿子,大姐的肉体以后慢慢品尝,先C她一下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明白!”小雄分开大姐的双腿,用手分开大姐两片肥厚的荫唇,看到了粉嫩的阴沟和阴D,鸡笆顶在洞口,轻轻磨了几下,颖莉在小雄屁股上拍了一下,用力一推。大鸡笆就插了进去,“哦,大姐的小1B1口好紧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鸡笆一下一下的抽动,1B1口夹的小雄很舒服,竃头在荫道内放肆的搅动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”大姐动了一下,小雄停止攻击,小心的注视大姐,大姐嘴角动了动,眼脸跳了几下就不在动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雄又开始抽动,颖莉看这些,心也痒痒,她弯腰在美娟的|乳|房上吻舔,吸着美娟的|乳|头。“嗯……嗯……”大姐呻吟着,竟然抬起了左手迷迷糊糊的在颖莉头发上抚摸,“嗯……依萍……嗯……别搞我……嗯……头好痛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萍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好舒服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在迷糊中叫着依萍的名字,颖莉认识这个叫依萍的。依萍是美娟的一个朋友,今年大约二十三四岁,美娟令回来过几次,在美娟房间住过。看来美娟和依萍有同性恋的行为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就好办了,只要她有弱点就可以控制她。颖莉为自己的发现而高兴,她也就变的异常的兴奋,爬上床掀起裙子,脱去内裤站在小雄身边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雄亢奋的扛起姐姐的双腿 ,鸡笆在大姐的娇嫩的1B1里不停的抽动,而他的头埋在妈妈的双腿间,用舌头舔舐妈妈流着滛水的小1B1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哦!……好儿子……用力舔妈妈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雄调皮的用大姐的脚趾头在妈妈阴沪上磨动,大姐的脚虽然很白,但是由于收过军事训练,脚跟有点粗糙,加以时日多多保养一定会成为一双美足的,小雄舔着大姐另一只玉足,鸡笆很卖力的捅着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嗯……萍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大姐呻吟着,双手紧紧抓住枕头,下体向上挺动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猛然小雄感到大姐荫道里涌出一股液体,他知道大姐到了高嘲,就加紧了攻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哦……儿子……别射到你大姐1B1里……不知道她是不是……安全……哦……”颖莉呻吟着说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雄抽出了鸡笆,将妈妈拉到在床上,让她和大姐并排躺好,扛起妈妈双脚就插入妈妈的1B1里,一边C着一边含吮妈妈香甜的脚趾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哦……宝贝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啊!……太好了……使劲C妈妈……哎哟……啊……哦哦哦哦……爽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妈的小1B1好痒…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使劲的干……好舒服…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好儿子……好老公……大鸡笆老公……哦……哦……C死妈妈了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颖莉滛荡的浪叫,身体扭动不停,荫唇随着儿子的抽动翻飞……滛水汩汩的流淌……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哦……妈妈……C死你个马蚤1B1啊……C死你个浪1B1……啊……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C吧……啊……使劲C!……C死妈妈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C死妈妈吧……妈妈愿意死在你的……大鸡笆下……啊……啊!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雄疯狂的抽动,妈妈的滛水流到床单上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就在颖莉达到高嘲的瞬间,小雄也到达了,他抽出鸡笆对着大姐的嘴就射了过去,射得大姐脸上和唇上都是,颖莉转过头来用舌头舔美娟脸上的J液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儿子,你好厉害,一炮能干的两个女人到高嘲。”颖莉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瓶说:“这是一瓶媚药,一会儿下到水里,放在床头柜上,你大姐醉酒后醒来第一件事一定是要喝水,只要她喝了水,一切就都好办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她要是不喝呢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喝,妈妈在出面搞定。”颖莉回楼上自己的卧室了。小雄忐忑不安的搂住大姐美丽的胴体,睡意袭来,不一会儿就睡着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早晨四点多钟,美娟被渴醒了,朦胧中伸手在床头摸到一杯水,一饮而尽。这是她迟疑了一下,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,惊叫了一声,伸腿一脚把小雄踢下了床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雄正睡的香甜,被踢下了床,朦胧的骂道:“妈的,干什么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大姐美娟愤怒的睚眦欲裂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大……大……大姐……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这畜牲,竟敢欺负我!”美娟用床单裹住身体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是啊,大姐,你昨天半夜进来,拱到我床上,强行扒了我衣服……”这是妈妈教他说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胡说!你………………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真的,大姐,你是受过军事训练的会擒拿格斗,我咋会斗过你啊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……不可能……这……呜……”美娟哭了起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大姐,你昨晚喝醉了,好……凶啊!还说什么,你喜欢我,说我为什么C妈妈不C你,抓住我的鸡笆又吸又舔……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别说了!你胡说!我不听!啊……呜……呜……呜……呜……呜……”美娟哭泣着,她已经相信了小雄的话了,恨自己为什么喝那么多的酒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大姐,我们已经错了!你就别哭了,让二姐听到咋办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美娟强忍住咬着下唇,双目含着绝望和怨恨。不知咋地身体热了起来,心里仿佛有小虫在爬,一股欲望升了起来,这在以前从没有过,自己以前只对女人感兴趣,而现在咋会对弟弟那光溜溜的身体感兴趣呢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难道自己真的变了?虽然身体万般的需要,但是理智告诉她,不可以!绝对不可以在错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抓起自己的衣服,跑出房间,回到自己卧室拱进卫生间打开凉水,任凉水冲过自己的身体,泪水不争气的狂流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情为何物_猜你喜欢

  1. 现代言情
  2. 星际科幻
  3. 穿越重生
  4. 科幻末世

情为何物评论

还可以输入 200


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回复书名:情为何物 阅读全文